夕阳在海

发掘生活,清风拂过。。。

雄浑天成石牛寨

身未动,心已远

那时,没去过远方
两艘白船,带我去星辰大海;
残存的横梁,
我在灯泡下写写画画:
时光呵,你飞也般在跑,
等等我,让我再问你句话。。
我这一路,究竟有未错过?

底层社会之所以不值得留恋,
就是因为物质上的匮乏需要不断面临人性的拷问。

永远,不放弃。
挣扎。

让人无可奈何的是,
雨下得朝气蓬勃,
你却在公交雨棚下踟蹰。

雨后黄昏,仲夏夜。

从黄毛少儿
到古稀之年
一座山
星云斗转

从前,是心有戚戚的幻念
我们一行三人,跨过因为午后阵雨而略潮湿的农场小径,向田野深处行进。
这一路,我们在长长的河岔里连续发现了虾笼,兴奋地,一一把猎人用青草掩护的笼子提起来,误入歧途的小龙虾们在笼子里弹跳。
在河道边,夏刚眼尖看到了一个龙虾洞,我们怂恿下,他拎起袖子,贴在泥土上,把膀子伸进深不可测的虾洞。几次尝试过,我手中的这只巨物被活活扯了出来。

小孩张己


 
 

在茗山乡仄船村一个湾子的广场上,我碰到了一个在健身器材上来回耸动双腿的小孩,他后来告诉我,他叫张己,自己的己。

百无聊赖的等待中,我踩上了那架锻炼腿力的器材,耸动双腿的时候,注意到了旁边的张己。

"你读几年级?"

——“四年级”

“在哪个小学?”

——“杨桥小学”

“每天走去上学吗?”

——“有车子接”

“路费要多少”

——”一天三块钱“

“爸爸妈妈都在家吗”

-——“不在,奶奶在”

“爸爸妈妈呢?”

——“离婚了……”

张己的脸并没有对着我,看着另一边。

“爸爸呢?”

——“在广东”

“做事?”

——“嗯”

“一年回一次?”

——“嗯”

我给了他一只香蕉和两块饼干。他有点害羞了,推辞着,我坚持,他接下了。我和他聊的过程中,我看到他几次准备吃下这块饼干,但是出于礼貌,又几次在我问话的时候,停了下来,直到应我后,才吃了一点点。

我问他语文学到那一课了,平时和小伙伴玩什么,奶奶每天做什么给他吃……不厌其烦,刨根到底。

出乎我的意料的是,他认真地回到了所有的问题。

我最后问,“你喜欢上学吗?”

——“喜欢。”

“你叫什么名字?”他开始问我,

我想了想,打开手机朋友圈上昵称,指给他看“阿凡提”。

“你住在哪里啊?”

我想了想,说了城市的名字,又问他,“你去过吗?”

他摇头,“去过大冶吗?”,——“去过。”

我说你拉着这根把手,我从另外一根把手把你拉上去。我指着像油田上磕头机一样的吊环跟他说。

他顺从了,吊他起来的时候,他悬在空中,过了两秒,撑不住重力,掉了下来,小摔一跤,却开心的笑。

“我给你照张相吧”

他大大方方地看我。

——“你到我家去看看吧”

我在他的邀请下走到了百米外山坡上他家的两层小洋楼。那是一栋很新,外观贴着浅绿色瓷砖的农村楼房,很时兴的风格。

“你家真气派”

——"你没进去看看,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他似乎有些沮丧。

我最终没有进去,但是我想她奶奶大概就在里面吧。

不一会儿,一台轿车开过来,一个大汉从车里下来,问路,我指着张己,说他知道。

张己告诉他怎么走,这闯入湾子深处的人却依然困惑。

张己指路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坡下,亲戚们在喊发车离开。

车子转弯的时候,我回头寻找张己的身影,他不在。

大概是他奶奶让他吃饭去了。

我却永远记住了这个叫张己的小孩。


来源:492863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