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在海

发掘生活,清风拂过。。。

原谅我,无法再爱你
如同从前一样

霜降
很亮
却空无一人的大道

像你一样无邪。
轻盈,没心没肺,要笑要哭。
终极自由。

人去楼空后的黄昏,一切似乎从未发生。

不断地遇见,别离
人类终究是要受社会制度关系的制约
否则,只能是洪荒,只能是徒劳,只能是幻灭

童年的时光
飞也般逝去

我看见白天千万的窗

平成不行,便行丰泽
生在这片土地,我是不幸的。
浩瀚无边的人类长河从这里环绕而过,这一年,这里每一个居民都在讨论房子。
因为走火入魔,破万的价格,非拆迁非官非富二代是没有资格苟活在这座本来就不富饶的土地上的。
不大的城市,是林立的家庭,家庭的财富错落,不同的阶层不该却不能不匹配在的不同区域。
生产机器无休止地轰鸣,工人的裤裆潮湿闷热,矿石炼成了白铁,铁中之铁,大概只剩下光泽和碎屑才属于他们。而我,是靠嚼着碎屑中的碎屑而长成的,黯淡的肤色,暗示我来自东城,乌烟蔽日,黑了我的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