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在海

发掘生活,清风拂过。。。

风雪夜归人

在参加喜宴回来的公交车上,碰到了叶俊的爸爸。他家住在我家附近几十米的距离,读书时,有不懂的题,总是往他家跑,找叶俊,讲解。

叶俊比较聪明,成绩当时还可以,比较贪玩,后来复读了好几年,考到武汉一个三本学土木,现在在湖北路桥建筑公司工作,长期在鄂州,待遇尚可。

下了车,叶俊他爸就给我说起叶俊的事情来,说他和叶俊的妈准备年后去武汉青山工地打工,那边工资高些。叶俊刚结婚生了一个女孩,在花湖贷款买了房子。虽然他们五十多了,还是想再帮一把。

他老爸说起他媳妇来,面有不悦,小孩子刚出生,现在媳妇在家带孩子。媳妇是叶俊后来联系上的小学同学,本来在北京打工,和叶俊谈上以后,就辞工回了黄石,两个人不顾父母的反对结了婚。

叶俊读书时一直是他爸的骄傲,他爸在左邻右舍提起叶俊总是很骄傲的神情,说起儿子的聪明和优秀乐此不疲,时常一边夸赞一边很惋惜无奈地叹息儿子太贪玩,每天到游戏机室打游戏、玩电脑,没有办法。

叶俊爸爸和我站在路口说了一通话,说他儿子如果和之前那个富有的女孩谈了,现在车子也有了房子也有了,不用一个人在工地这么辛苦维持一家人。之前他确实谈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的女儿,家里是建筑老板,在我们这一层人中很出名,家境富有。后来两个人谈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成,父母很是惋惜。叶俊他爸爸说叶俊的工资待遇还可以,一个月有四五千,一年可以搞个六七万,虽然很辛苦,工程进展好的时候,他说“钱直往身上撞”,看的出来,读书结束了很多年,叶俊的爸爸依然很看重叶俊,这是深沉浓烈的父爱吗。他说,叶俊结婚之前若是在本单位找一个,两个人年薪十多万也过的好得很,但是叶俊嫌弃某一个女孩感情经历太复杂,不愿意,即使他爸开导说现在风气都是这样,不要太在意。说了一大通,他爸感慨说,我们花这么多精力把儿子送出去读书,托关系找工作,就是我们这辈子苦够了,不想你们再走同样的路,叶俊不听劝,找了一个没工作的,现在孩子也生了,也没什么好说的,说简单点,就是拖了叶俊后腿!他有些激动了。。。

他有错吗,他有错,他是如此世俗,他出身底层,却希望攀龙附凤,通过婚姻,迅速提升儿子的层次,改善家庭的生活,他是如此现实,要求是如此紧迫,他把有没有工作、有没有保险、父母的财力和支持作为衡量媳妇的一个重要近乎唯一的标准,而很少去感受作为感情双方人的精神需要,他太看重物质了!

他有错吗,他没错!他几十年来在工地打工,四十多岁的时候头发就近乎全白,像一个六十岁的老头,老婆在街头卖了十多年的菜,每天三四点就抹黑骑车到上窑去贩菜,寒来暑往,就守着菜摊,赚着微薄的收入,无数次叶俊逃学,总是到学校、到附近的网吧、游戏厅到处找,扯着老师说,拉着学生问,最后好歹把叶俊培养进了大学。现在两口子却依然在外奔波,想再推儿子一把,春蝉到死丝方尽。。。

夜晚,风大,路人稀少,往常烟熏火燎的烧烤摊似乎还没有搭起铺子开张。。。。

这是,为什么呢。。。。。。。。。。。。。。。。。。。。。。。。。。。。。。。。。。。。。。。。。。。。。。。。。。。。。。。。。。。。。。。。。。。。。。。。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