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在海

发掘生活,清风拂过。。。

少年记事(一)

1998年的夏天,我是在四舅家里度过的。

这一年我11岁,长江流域发生了罕见的洪灾,冶刚农场四围的堤坝被大冶湖猛涨的水位逼近,政府组织居民撤离到城市,防止溃堤出人命。
农场的人如惊弓之鸟,集中在城里,大都投亲靠友,等待大水退去。
连续下了二十多天的暴雨在八月中旬停了,一些外迁的大人陆续回到了百废待兴的家园。我爸妈也是其中一员。而我,继续留在四舅家里,等待遥遥无期的开学。
熟悉农场的我,对城市有很深的隔阂,我更适应在大自然里奔跑,在城市里里感觉渺小,新奇,自卑,不自然。
我大部分时间在四舅家里走来走去,翻小人书看,看武侠剧。就在这个时候,阳台窗台上装满一大堆钉子扳手螺丝的铁盘引起了我的注意。更确切的说,是一个圆形的弹簧秤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把它拣了起来,上面有刻度有指针,面盘底端是一个挂钩。我一次又一次把玩这只小秤,一天心血来潮。我把装满书的书包抱过来,套在钩子上,松手,想看看指针指向哪一个刻度。就在我松手的那一刻,“嘭”的一声,弹簧断了,秤散了。

 我害怕极了,这下可好,如何向大人们交代。

 我把这个平时四舅四舅娘没有关注过的零件藏在了那一堆工具里,它再也不是躺在外面,外面的只是一堆螺丝,铁钉,扳手。。。。。。 

开始几天我提心吊胆,渐渐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日子风平浪静。我渐渐淡忘了。 

“弹簧秤怎么不见了!”一个早晨,四舅吼了起来。我惊呆了。

“上次我明明放在盘子里面,么冇看到了!”四舅皱着眉头,开始找。我害怕极了。舅妈也闻讯走到阳台上。他找了半天没看到,又回到屋子里。 

我迅速地溜到阳台上,把秤从一堆零件里往在挪出来,从外面可以若隐若现看见他的一部分。究竟如何理解当时我这个举动,现在看来,那是一种自我救赎吗? 

四舅又走到阳台,口里一边念叨一边手脚不停地翻弄。 这次,他很容易地把弹簧秤抽了出来。

“在这里!” “是哪个搞坏了!”四舅把狐疑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把它用来称书包,称坏了。。”我怀着极复杂的心情诺诺地道出了原因。 

“这细的秤哪能称书包,书包有几重!”

 空气无声地沉寂了一段时间,舅妈转身到房里去了,我抬头偷看他,他的脸阴沉极了,就像暴雨来临之前密布天空的乌云,黑暗,让人窒息。 终于,他把手上的秤往阳台窗外狠狠地掷了出去,又是一声厉响,摔在了一楼人家的屋顶雨棚上。 

一切都结束了,我的心情却很沉重。

 这是我年少长河里发生的一件小事,在后来的十几年里,我却一直没能忘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