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在海

发掘生活,清风拂过。。。

植物大战僵尸  


梦里,自己睡在一个房间里,一侧的墙壁,竟然斑驳的披着绿色的苔藓,散发的幽森的寒气。

我妈走到我的床头,自己向被什么困在床上不能动弹,我拼命挣脱着,想要坐起来把她拽住。两股力量僵持着,我生怕她看不见我,我生怕她走了。

我热,我烦,我躁,我怕。我的喉咙像被汽油烧了,好痛,好渴,好干,好沉重。

昨天下午喉咙开始有不适,到晚上回家,加剧了,好不容易睡下了,咽部开始发作了,伴随的是阴森的梦魇。

这是我屁股上长了一个疖子后的第四天。

轻松点,我对自己说,命里没有大灾祸,你一定要坚信!

我就这样。


评论